关于书法绘画与艺术收藏热点报道

艺术点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水墨技法炉火纯青

来源:艺术点评网

艺术点评 2018-02-03 09:24

在“元四家”中,若论对后代山水画发展影响最深广的,无疑是黄公望。他年资最高,直接受教于赵孟頫,从五代荆浩、关仝及北宋李成启学,所以画的品格极高。元代画家开始以纸为画本,赵孟頫的《水村图》已见干笔皴擦,元画灵动松秀的笔墨已然初具,而黄公望享年85岁,至其晚年则纸本水墨的技法已经炉火纯青。其《富春山居图》,可以说是代表其晚年风格的经典之作。

至元四年,黄公望79岁,一次从松江归富春山居,偕好友无用禅师同行。暇日,黄公望始于山居南楼援笔作此长卷。但他经常云游在外,而画卷留在山中,只得“逐旋填札”,故“阅三四载未得完备”。无用似不放心,怕被人夺爱,便请黄公望在画中题文,明确归属。但最后何时完成,终不得而知。清王原祁在《麓台题画稿》中说是经营七年而成,但黄公望自动笔至去世也就只有七年。一幅画画了这么多年,也称得上一奇,而二百五十年后藏者吴洪裕临终前嘱家人当面将画焚烧殉葬,而其侄吴静庵趁他弥留之际于火中夺画残卷,更是旷古之传奇。至今,我们已无法确知原卷的长度,但知前《剩山图》纵31.8厘米,横51.4厘米;后《富春山居图》纵33厘米,横636.9厘米。图绘富春江两岸秋初的景色。开卷描绘坡岸水色,远山隐约,接着是连绵起伏,群峰争奇的山峦,再下是茫茫江水,天水一色,最后则高峰突起,远岫渺茫。山间丛林茂密,点缀村舍、茅亭,水中则有渔舟垂钓。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当,层次分明,大片的空白,乃是长卷画的构成特色。笔墨上已显然取法董源、巨然,但更为简约利落。山石的勾、皴,用笔顿挫转折,随意而似天成。将近20厘米的长披麻皴,枯湿浑成,功力深厚,洒脱而极富灵气,洋溢着平淡天真的神韵。全图用墨淡雅,仅在山石上普染一层极淡墨色,并用稍深墨色染出远山及江边沙渍、波影,只有点苔、点叶时用上浓墨,但已足以醒目。这是一幅浓缩了画家毕生追求,足以标程百代之作,无怪乎董其昌见了惊呼:“吾师乎!吾师乎!一丘五岳,都具是矣!”

我有时将黄公望与王蒙晚年的画作比较,感觉黄公望率真简约但仍具象,而王蒙则苍莽茂密趋向写意。这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并无优劣之分。苍莽而写意,难以捉摸,故王蒙的画难学,明清两代几乎没有得其真传者。而黄公望的简约而具象,似乎很合文人画家的心意。经董其昌倡导,清初“四王”的努力耕耘,黄公望的画风终于风靡清代将近三百年之久。但是每一个大画家的画风,都是极具个性的,并不适合被当作共性去扩散。后人怪罪“四王”将艺术创作“符号化”,殃及六百年前的黄公望,这也许是大半辈子以算卜为营生的黄公望怎么也不可能预算到的吧。

相关阅读

《富春山居图》是元代大画家黄公望的代表作,历代收藏家都把它视为稀世之珍,相竞收藏。清代时传到吴洪裕手中,他把《富春山居图》和《智永法千字文真迹》视为平生最珍爱的两件书画。当吴洪裕晚年临终时,出于迷信心理,竟嘱咐他的儿子当着他的面,将这两件心爱书画焚化,以表示永远随他在一起。头一天,先焚《智永法千字文真迹》,倾刻之间,这件传世之珍在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第二天,当《富春山居图》开始焚化时,正好吴洪裕生命快到终止,目光已收,他儿子面临这种情景,不忍心眼看这幅稀世之珍就这样化为乌有,立即从火中抢救出画卷,但为时已晚,《富春山居图》已被烧成两截,剩下前后两段。但黄公望的真迹总算保存了下来。

黄公望创作《富春山居图》时,年纪已近八十岁了。这幅长卷高一尺多,长两丈余,画面十分复杂,很费经营。描写的是浙江富春江一带明媚清秀的山水景色。画中富春江两岸峰峦坡石、林木山村、平坡亭台、江面渔舟小桥、飞泉茂林,树态生动,雄秀苍莽,层次无穷,内容极为丰富,令人目不暇接,章法笔墨精巧得体,观者无不惊叹。据说黄公望创作《富春山居图》曾花费了七八年功夫。他一生游尽名山大川,长期身居深山丛林之间,观察树木的千姿百态,细看激流浪涛,甚至在风雨交加之际也外出观看体会,日出日落的雄伟景观,四时的阴雾之气象对画家更是可贵的体会。

黄公望晚年定居富春江畔,虽年逾八旬,但由于对富春江的山水树木怀有深厚感情,还经常持杖出游,所到之处,只要发现秀美的山林树木、奇峰怪石,总要当场记录下来,绝不放过。画家一生,爱富春江,画富春江,对富春江有极为深切的体会,才能把富春江景色表现得出神入化的境地。令观者犹如置身于绮丽山光水色之中。

黄公望真迹《富春山居图》现存分为前后两段,前一段为浙江省博物馆收藏,展出时观众无不赞叹黄公望把富春江的清秀绮丽表现得那么真实亲切。后半段现存于台湾博物院。


编辑: 吴丽珊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发布于 首页 > 绘画 时间2018-02-03 09:24:15,内容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从本网站转载使用,请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与艺术点评客服联系。


下一篇:艺术点评:气势如虹的《草原逐戏...
上一篇:艺术点评:彩墨骏马得得来—读《...